Mecy

梅叔叔:

所以每个人的青春都是差不多的荒唐吗?

那年你也喜欢跨着重型机车在午夜里风驰电掣。她总是在你的后车座上。

速度带走噪音,你们从现实世界抽离出来,除了风,只有平行移动的你们能听到彼此说话。

也是在一个那样的夜里,你的长发和她的长发在风里交缠在一起的时候,她第一次说了她喜欢你。你不说话,只是一咧嘴,加快了车速。那是一条逃亡的私奔之路,你必须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那时候你以为你们会去很远。

无疾而终的事

我坐在桌子前想着这又被荒废的一天。厨房里我妈呛锅的声音和几年前一样听不出差别。唯一不同的是我在迷迷糊糊活了十几年后依然没有醒来。她很烦躁地切着辣椒,油刺啦一下倒进锅里,一个成人,为了孩子,为了家庭,为了活着要遭受这么多的痛苦,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难过。